多维度视阈下近代长江城市带的历史地位与作用

发布者:瞿锦秀发布时间:2020-11-25浏览次数:10

摘要:近代以来,长江城市带在中国城市发展版图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其影响持续至今。以多维度视阈对长江城市带的发展变迁进行考察,可以更全面地认识长江城市带的发展及其重要性。从历史维度考察,它是中国城市最为发达的地区之一,为近代城市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近代以来城市发展最为迅速,城市规模亦最大;从区域维度考察,黄河流域、珠江流域等流域城市的重要性不能与之相比;从世界维度考察,长江城市带的门户上海,由一个半殖民地城市迅速发展成为世界性特大城市,不但避免了如世界其他殖民地、半殖民地城市畸形繁荣之后逐渐衰落的宿命,还带动了长江城市带的整体发展,这在世界城市中是独一无二的。

关键词:长江城市带;多维度;上海

近代以来,在中国城市发展的浪潮中,东南沿海城市和长江流域城市的发展最令人瞩目,这些地区城市数量增多、城市规模扩大,城市的近代化程度也最高。其中,长江沿江城市的快速腾飞深刻地改变了中国的城市格局,对近代中国城市和社会经济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其影响持续至今。

有关长江城市带发展变迁的研究成果较多,但以比较的视角,将长江流域城市与其他流域城市进行比较,特别是与国外流域城市的比较仍然较少。同时,在近代长江流域城市发展过程中,有夸大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对流域城市发展所起作用的倾向,事实上,长江流域城市在近代获得起飞的关键在于它有比较好的历史基础、中华民族在近代的艰苦奋斗和对民族城市的努力建设。因此,本文从历史、区域和世界三大维度对长江城市带进行考察,以期能够对长江城市带在近代的腾飞有较为全面的认识,对它在中国和世界城市体系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有更清晰的认识。

一、历史发展积累是长江城市带形成的基础

长江流域是中华文明的重要源头,作为文明重要标志之一的城市起源很早,20世纪以来考古工作者在长江上、中、下游考古都发现了早期的城市遗址,如在长江下游地区发现的良渚文化,发掘出5000多年前的古城遗址,总面积高达近300万平方米,是目前所发现的规模最大,文明程度最高的城市遗址,实证了中华五千年文明史,良渚古城被誉为“中华第一城”。在长江中游发现了城头山遗址,这是中国迄今为止发掘出来历史最早的古城址。在长江上游发现了宝墩古城遗址等若干古城址,宝墩古城址建于4500年前,比三星堆古城遗址和金沙古城遗址更早,是长江上游大约在4500年前左右从野蛮时代进入文明时代的实物证据。由此可见,在长江上、中、下游都发现了中国早期的古城遗址,充分证明长江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源地,也是中国城市文明的源头之一。

在此后的数千年历史长河中,长江流域在各族人民共同开发之下,逐渐成为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并在宋代以后成为中国的经济重心所在。长江流域城市在此过程中亦逐渐发展繁荣,几度走向辉煌,为近代长江城市带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两汉时期,虽然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在黄河流域,长江流域整体的发展落后于黄河流域,但成都平原经过历代开发已经成为发达的农业经济区,特别是战国末年李冰父子修建都江堰水利工程之后,成都平原的农田灌溉基本得到保障,农业生产十分稳定,成为国家的主要粮食供应地之一,东汉以后,“天府之国”的美誉从关中平原转移到成都平原。在持续稳定繁荣的农业经济基础上,成都的手工业和商业十分发达,城市规模空前扩大,与京都长安、中原的洛阳、河南南阳及北方的邯郸、临淄并称六大名城。

隋唐时期,中国经济重心加速向南方转移,长江流域城市得到较快发展,并诞生了全国性的经济都会,其中扬州和成都的发展最令人瞩目,有“扬一益二”之称。扬州在隋唐的崛起与大运河的开通和运营直接相关,南北大运河的全线开通,促进了南北经济的交流,运河沿岸城市的兴起和繁荣是隋唐城市发展的显著特点。扬州地处大运河与长江交汇之处,是南北物资转运的枢纽,城市商业盛极一时,城市规模空前扩大,全国只有京师长安能与之媲美。但扬州的繁荣被唐末“安史之乱”打断,地处西南的成都免于战火,秦汉以来一直得到持续发展,故在唐朝末年甚至超过了扬州,成为长江流域最为繁荣的城市。

两宋时期,中国的经济重心已完成转移,南方成为中国新的经济重心所在,并一直保持至今。金灭北宋以后,宋室王朝被迫南迁并定都临安,农业时代政治中心城市优先发展规律在长江流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临安作为都城得到快速发展,一举成为当时东亚最大的城市,其他南方区域政治中心城市也得到普遍发展。由于临安地处长江下游沿海地区,所控制的领土大部分位于临安西部,这就特别需要加强东西交通,以保障中央集权统治,故长江水运的重要性空前增强,成为南宋交通的大动脉。长江航运的进一步发展,促进了长江沿岸城市的发展,除了长江沿岸的传统的重要城市成都、武昌、南京之外,上海、仪征、池州、鄂州、纯洲(今湖南岳阳)、夔州、嘉州(今四川乐山)等港埠城市兴起。

明清时期,长途贸易兴起,长江流域的商品经济得到进一步的发展,资本主义经济开始萌芽,从而促进了长江沿岸城市的繁荣和工商业城镇的广泛兴起,其中南京、汉口和苏州成为中国最繁华的城市。南京在明朝初期一度成为都城,虽然朱棣迁都北京之后,地位有所下降,但作为留都一直是明代在南方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清代作为两江总督治所,是江南地区最重要的城市,工商业发达,是重要的丝织业中心。汉口虽然起步较晚,在明朝末年汉水改道之后才开始发展,但凭籍“九省通衢”的交通优势,工商业发展十分迅速,至清朝中期,已是全国最为著名的四大名镇之一。长江下游形成了以苏州为中心,以长江、南北大运河为骨干的江南地区水运交通网络,苏州凭籍交通中心地位和腹地繁荣的经济优势成为长江下游的经济中心和特大城市。

近代以后,全球进入海洋经济时代,海洋成为联接世界各国的主要通道,中国对外门户从西北内陆地区转为东南沿海地区,西方列强自大海而来,东南沿海地区首先受到西方资本主义的入侵,故沿海城市的变化大于内陆地区。长江是深入中国内地的黄金水道,成为联接沿海地区和内陆地区最重要的通道,处于长江入海口的上海,既是沿海城市,又是沿江城市,由此促成了上海在近代的超常崛起。溯江而上,海轮可以直抵汉口,使武汉成为中国内陆最大的贸易中心,长江中游的中心城市。重庆是轮船航运深入中国内陆最远的重要城市,从而成长为上游的经济中心。在流域三大经济中心城市的带动下,长江流域城市普遍得到较快发展,并逐渐形成一个沿江走廊城市群。

从历史的角度考察,长江流域城市历史悠久,唐以后,长江流域城市已是中国城市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城市规模大,工商业发达,长江干流城市分布密集。明清以后,长江航运得到发展,长途贸易兴起,使沿岸的成都、重庆、泸州、宜昌、黄石、汉口、武昌、九江、南京、镇江、上海联成一体,初步形成了长江城市经济体系,沿江城市的联系日益紧密,为近代长江城市带的形成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正是由于长江流域城市有数千年城市发展的积累,至鸦片战争前夕,已有苏州、上海、扬州、南京、武昌、汉口、重庆、成都等三十余座在全国非常重要的城市,已形成长江城市带的雏形。当近代海洋经济来临,它们才能凭借优良的航运条件和区域优势,从中国众多城市中进一步脱颖而出,发展成为当代中国的重要城市,并带动沿江城市的快速发展,最终形成长江城市带和长江经济带,推动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

  1. 长江城市带是流域城市的典范

水是生命之源,河流孕育了人类文明,也孕育了不同的城市文明,在世界所有大河流域中,长江流域城市的发展都是最充分的,它是流域城市的典型代表。从世界的维度考察将在文后进行,本节将集中从全国河流的维度进行比较。长江、黄河、珠江和黑龙江等是中国最为重要的河流,这几条河流沿岸分布着中国大部分城市,但由于这几条河流各自拥有不同的条件,历史发展的差异,在近代的发展中呈现较大的差别。与其他河流城市相比,长江城市带是我国流域城市中发展最充分的,任何一条河流都不能与之媲美。

长江与其他几条重要河流相比,在地理条件、经济基础、通航条件和历史发展等方面都具有较大的优势,近代以来这些优势愈发明显,因而长江流域城市发展更为迅速,并在流域城市整体发展的基础上,完全形成了长江沿江城市带,推动了中国社会经济的持续发展。

首先,长江流域区位优势十分明显,长江贯穿中国东、中、西部三大区域,既处在中国对外开放的最前沿,又深入到中国西部内陆的广大地区,有利于长江流域的对外开放和整体发展。上海作为长江与中国南北海岸交汇的中心,成为中国对外开放的最重要城市。“外国商人所要运销海外的不同地区所产的物品。可以经由上海出口;另一方面,装运到中国的洋货可以经由上海分发到广大无边的地区。因此,上海实际上成为整个长江流域的商业中心”,也是全国的贸易、工业和金融中心,是任何地区的城市无法与之媲美的。黄河在近代没有较大的出海港口城市,亦不能实现干流的全线通航,在近代走向开放发展的过程中,它的区域优势几乎丧失殆尽,鸦片战争以后一直到民国年间,都没有一座开埠城市,即为区位优势丧失的反证。珠江流域城市的区位优势比较明显,广州从明清以来就是对外开放的前哨城市,在清代很长时期内更是唯一的对外窗口,因此广州一直十分繁荣。然而,珠江中上游地区通航条件不理想,亦不能与中国传统的经济中心地区紧密联系,偏处一隅,区位优势局限在珠江三角洲,其他河段并不能占有此优势,因而珠江流域城市发展主要集中在珠江三角洲,广州和佛山成为区位优势的最大受益者,发展最好,但流域其他城市发展乏力,远远不能与长江沿江城市普遍具有区位优势整体得到快速发展相提并论。黑龙江流域在新中国成立之前一直处于待开发的状态,远离中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经济尚不发达,自然不能产生有全国影响力的城市。

其次,长江流域的经济基础是其他河流不能比拟的。城市的产生和发展与它腹地的大小密切相关,长江流域面积达180万平方公里,约占全国陆地总面积的1/5,人口密集,约占全国总人口的2/5,“土地面积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珠江流域、东北地区面积相仿,但人口远远高出其他三个地区,分别是黄河流域的1.48倍,珠江流域的1.68倍,东北地区的6.15倍。”长江流域自古就是中国最富庶的地区。近代以来,资本主义经济首先在长江流域产生和壮大,使该区域的经济遥遥领先于全国。洋务运动时期,清政府举办军用工业,黄河流域仅有济南府、西安府和兰州府开设有机器局,约占全国的15.8%,长江流域的上海和武汉先后成为洋务运动的中心,南京、安庆、重庆等城市的工业也十分突出。工业的发展亦促进了商业的发展,以工业品销售商业行业为例,1900年上海有100家,1913年为200家,到1919年高达400家。1934年随着上海国货总公司的成立,众多的城市也成立了国货公司,长江流域城市有上海、长沙、南京、镇江、苏州、重庆、万县、沙市、宜昌、成都、汉口、南昌、嘉兴、蚌埠等15个城市,黄河沿岸有西安、济南、郑州、徐州等4个城市,珠江流域有广州、汕头等2个城市。直至抗日战争前夕,仅“上海工业在全国工业的16个大类2000个左右门类中大约占有85%,”长江沿岸城市在近代基本上走了一条“因商而兴,因工而强”的道路。

然后,长江流域的交通优势十分明显。在新中国成立以前,中国的交通业比较落后,仍然以航运业为主。长江素有“黄金水道”之称,航运业十分繁荣,是任何一条河流所不具备的。“据统计,1902年至1929年间,长江船舶运输量常占全国水运总量的59%63%。”就黄河而言,“现在的黄河,不过支支节节能通几只牛皮船和木船而已。用现在的交通眼光看起来,真可谓之不通航”。长江从入海口一直到上游重庆都可通行轮船,因而不仅长江之头的上海因有天然良港成为中国与世界联系的最佳结合点,而且长江上、中、下游沿岸有多个优良港口也推动了这些城市对外的联系,并形成了长江流域的三大中心城市,在它们的带动下,长江沿江城市发展极为迅速,成为中国最重要的城市发展轴,带动了长江所流经的各大区域在近代的发展。据统计,在这一时期,我国沿江城市约占全国城市总数的2/5以上,城市网密度高于沿海地区,约为全国的4倍,而且聚集了2/5的大城市(人口50万以上)和近1/2的中、小城市,成为我国当时城市发展最密集的城市轴。在此基础上形成了长江城市带和长江经济带,对整个国家的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中国四大河流中,与其他三大河流相比,长江无疑在以上诸多条件中都占有绝对优势。因此,长江流域的城市不仅数量多于其他河流,而且城市规模也最大,据1935年统计,全国百万以上人口的特大城市有6个,分别是上海、北京、天津、武汉、广州和南京,其中长江沿江城市有3个,占总数的一半,加之抗战时期重庆发展成为百万人口的特大城市,长江沿江城市在特大城市中超过了半数。近代中国增速最快的30座城市中,长江沿江城市有14座,分别是上海、重庆、贵阳、沙市、宜昌、南京、万县、衡阳、无锡、南充、芜湖、武汉、常州和老河口,占比高达466%,接近一半;黄河流域城市有6座,占比为20%,珠江流域有4座,占比为133%,两者合计也没有长江沿线数量多。长江沿线城市不仅数量多、规模大,而且相互之间的联系也非常紧密,在长江沿线,各港口依托城市,轮船—港口—城市三者之间相辅相成,互相促进,在长江沿线兴起一批具有轻重工业、修造船业、商业、金融业中心地位的城市。这些城市不仅自身繁荣,彼此之间保持千丝万缕的联系,相互促进,共同繁荣,形成了一条沿江城市带和沿江经济带,堪称中国和世界大河流域城市发展的典范。

  1. 上海是长江流域培育的世界特大城市

在近代长江城市带的形成与发展中,上海无疑起了举足轻重的重要,它是长江城市带的龙头。同样,如果没有富庶的长江流域作为腹地,上海也不可能得到长期持续发展和繁荣。长江流域和长江城市带与上海相互成全,共同发展,上海成为长江流域培育的一座超级城市。与世界其他流域的门户城市相比,它能够在近代从一座县级城市,迅速发展成为超大城市,并保持持续的繁荣,在世界城市中首屈一指。因此,从全球的维度考察上海在世界海港城市中的地位,有助于进一步认识长江城市带的地位。

近代港口城市的兴起和发展是世界海洋经济时代到来的产物,与世界贸易和世界市场的形成密不可分。海洋经济时代,以海洋为主要通道的国际贸易兴起,带动港口城市勃兴,由此催生了一批世界著名的港口城市,如伦敦、阿姆斯特丹、纽约、东京、孟买、加尔各答、新加坡、里约热内卢等,上海、广州、香港等则是中国港口城市的代表。这些港口城市可以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通过本国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和对外殖民发展起来的,如伦敦、阿姆斯特丹等;另一类是殖民国家用“炮舰政策”打开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的门户城市,在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畸形繁荣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城市,如孟买、加尔各答、里约热内卢、上海等。这些城市都曾有过辉煌的历史,但许多现在已名不副实了,特别是大多数第二类城市经过短暂的畸形发展以后,难以持续发展,而走向落寞,但上海一直得到发展,繁荣保持至今,其中的原因很多,最主要的是它有长江流域这样广阔而富庶的腹地支撑它的永续发展。

第一类港口城市主要集中在大西洋沿岸,如里斯本、塞维尔、安特卫普、阿姆斯特丹、伦敦、利物浦和纽约等。此类城市中,葡萄牙的里斯本、西班牙的塞维尔和比利时的安特卫普兴起较早,亦是较为典型的因对外殖民而兴起的港口城市,但随着它们所在国家地位的下降和殖民主义历史高潮过去,这些城市在国际贸易中的地位不断下降。而伦敦、阿姆斯特丹、纽约和后起的东京等港口城市,则因为有更广阔的腹地,商业、工业、金融业等不断得到发展而持续繁荣,成为世界城市体系中的顶级层城市。伦敦曾随着大英帝国的倔起而执世界城市之牛耳近二百年之久,至今仍是世界顶级城市。荷兰辉煌的历史早已逝去,但阿姆斯特丹却保持繁荣,主要原因就在于它是莱茵河流域的门户,其腹地极为广阔,包括两大圈层,一是国内腹地,即“荷兰城市圈”;二是国际腹地,它包括德国莱茵河流域的重要工业区,以及法国、比利时和英国的部分工业和消费中心。因此,它能够依靠莱茵河带给它的广阔腹地保持自己的地位。纽约位于美国东海岸哈德逊河口,是美国最大的城市和最大的海港。从17世纪建市开始就是欧美之间联系的门户,其贸易非常繁荣。1825年伊利运河通航,继而通向内陆的铁路开通,加强了与美国中西部的联系,腹地进一步扩大,在19世纪中期发展成为美国交通枢纽、工业和金融中心,世界最著名的城市之一。东京又称江户,“江户”即河川门户,它位于多摩川、古利根川、隅田川、江户川等大河的三角洲地区,地处水陆交通枢纽,背依富饶的关东平原。19世纪中期日本开国以后,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十分迅速,成为后起的新兴工业化国家,东京作为日本的首都发展最为快速,并带动了东京外围地区的许多卫星城市的发展。

总之,这一类城市的发展随着本国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和工业革命的完成而走向繁荣,在此过程中,对殖民地国家财富的掠夺是重要原因,但其持续繁荣发展则离不开它们因河流而拥有的广大腹地。这些河流流经之地资本主义发展都较为充分,城乡经济相互促进,港口城市与内陆城市也得到同步发展,因此,这些港口城市得以长期保持繁荣,成为世界最著名的特大城市。

第二类港口城市比较分散,主要分布在亚非拉各大洲的海岸线,如亚洲的孟买、加尔各答、新加坡、广州和上海,南美洲的里约热内卢和非洲开普敦等。在以西方殖民主义为基础的国际分工中,这些城市所在地区都是作为西方工业国家原料供应地和工业品销售市场。这些港口城市是作为原料输出和工业品输入中心发展起来的,其繁荣十分畸形,带着浓厚的殖民主义色彩。

在此类城市中,印度的加尔各答和孟买与上海最为类似,同处亚洲,都背靠大国,有着相同的历史背景,相似的发展过程,但它们在世界城市格局中地位却差异极大,其中的原因很多,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就是它们缺乏上海那样富庶的腹地,一旦失去殖民时期繁荣发展的畸形动力,就迅速走向没落。加尔各答位于印度恒河三角洲地区,是印度东海岸最大的海港,它的历史不长,距今只有300多年,它的建立和发展是同英国殖民者对印度的侵占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从1757年开始一直是英国统治印度的中心,直到1931年英国殖民当局把首都迁到新德里前,它一直是英国在印度的统治中心。随着英国势力在印度的扩展,整个印度北部都成为加尔各答的腹地。为了扩大在印度的经济利益,英国人迅速发展起商业、金融业,工业也开始兴起,城市一度极为繁荣,然而进入20世界之后,时任印度总督为了更好地统治印度,分割孟加拉,将达卡定为东孟加拉和阿萨姆邦的首府,1911年,英国人将首都迁往新德里,加尔各答走向了衰落,直到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也没能复兴。

孟买是印度的第二大工商业城市,同时为印度西海岸的天然良港。孟买原为一个小渔村,原是七个彼此孤立的小岛,经过不断地疏浚和填筑,成为一个大岛。16世纪后,成为英国殖民者掠夺南亚的大本营,在英国殖民统治下,依靠大肆掠夺南亚的资源,进出口贸易繁荣一时,但它毕竟在南亚大陆之外,腹地不足,没有发展出自己民族的支撑产业,与殖民时代一同结束的还有它的畸形繁荣。

上海无疑属于第二类港口城市,所有殖民城市发展的特征它都具有,上海作为中外贸易中心获得了畸形的繁荣。但上海城市的发展也潜伏着危机,既受制于西方列强的政治、经济控制,又受到城市经济结构失衡和城区发展不平衡、交通拥挤、犯罪率居高不下等城市病的严重威胁。最终上海从这些危机中走了出来,并没有像其他殖民地城市一样,出现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情况,上海获得了持续的发展。到抗日战争爆发前,它已经发展成为世界最大的城市之一,与伦敦、阿姆斯特丹、巴黎、纽约、柏林、东京等世界最著名的特大城市具有同等地位,不但超越了所有殖民地区的城市,而且与第一类城市中的佼佼者并驾齐驱。

上海能够得到持续的发展,把一些著名港口城市,如孟买、加尔各答和新加坡等城市远远抛在身后,其原因是多方面的。与印度等完全被殖民的国家不同,中国还握有相当大的主权,能够保持对上海一定程度的控制,有利于上海的平稳发展,避免如加尔各答一样,一旦被西方殖民者放弃就迅速衰落。其次,上海是西方国家在远东的统治中心,主要西方国家都在上海设立重要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机构,它受到整个西方世界的重视,这对上海的持续发展同样十分重要。更为重要的是,上海作为长江的出海口,通过长江水系,使中国最富庶的长江流域都成为它的腹地,这足以支撑一个超级城市的持续繁荣发展。这是世界上任何一座殖民城市都不具有的优势,孟买地处大陆之外,本身只是一个优良的海港,没有直属的腹地。加尔各答虽然有恒河流域作为腹地,但与长江流域相比,其经济、人口和流域面积等指标均有极大的差距,不能与长江流域相提并论,因而不可能获得上海一样的发展动力。

通过以上分析,在所有被殖民或半殖民的港口城市中,只有上海因为拥有长江流域这样广阔、富庶的腹地,使它能够既发展商业,又能发展民族工业,同时成为商业、工业和金融中心,发展成为繁荣稳定的特大城市,得以避免像其他殖民或半殖民港口城市的宿命,在经历一段畸形的繁荣之后,归于沉寂。上海不仅于此,由于它所在的长江流域能够保持长期繁荣,其发展的动力绵绵不绝,上海和长江流域相互促进,共同发展,不仅上海会长期成为世界顶级城市,长江流域也会成为世界上最富庶的流域。新时代,进一步发挥上海的龙头作用,推动长江流域城市的整体发展,使长江城市带成为世界最出色的城市带。

四、结语

从历史、区域和世界三大维度考察长江流域城市的发展,可以进一步认识长江流域城市带在世界城市中的地位。它的成功来自于它在历史上的长期发展,为它在近代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走出了一条民族城市发展繁荣之路;来自于长江流域的富庶和长期发展,培育了上海、武汉、重庆等众多城市,形成了长江城市带,它们紧密联系、相互促进,最终形成了以上海为龙头的长江城市带,并在20世纪30年代到达了长江城市带的第一个高峰;上海作为长江城市带的龙头城市,走出了一条世界城市发展史上独一无二的发展之路,长期成为世界最顶级城市。这些长江城市带发展的成就和特点,足以彰显长江城市带在世界城市中的成就和地位。

长江流域东起上海,西至青海、西藏,自东向西横跨我国东、中、西三大区域,因此,长江流域的发展对推动我国整体发展,特别是区域经济的均衡发展至关重要。新时期,长江城市带和长江经济带建设已成为国家重大发展战略,将它建设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内河经济带、东中西互动合作的协调发展带、沿海沿江沿边全面推进的对内对外开放带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示范带,“是关系国家发展全局的重大战略,对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要意义。”在新时代,长江城市带的发展面临新的历史机遇和新的历史使命,因而,它也必将取得新的成就并产生新的发展高峰。

(作者:胡中华 来源:《兰州学刊》202010